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噪声 >

朦胧若晨

时间:2019-09-23来源:河道等级网

  “乖乖的走过来,我们和其他人都会相安无事,都会很有利。”一个柔美而又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在耳边盘旋。明知道那是一个充满危险的男人;明知道自己不想过去,亦不想受人控制;明明现在可以直接转身;明明可以软弱的痛哭流涕……

   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要情不由衷的向那里走去,向那个注定危险,注定不应该去的地方?

   “雪儿,不要过去……”

   “不能啊!”

   “不要,千万不要……”

   “不要过来,赶快离开……”

   “求求你了,快离开……快……”

   “不要啊……”

   耳边传来一阵阵的话语,毫无疑问的全部都认为应该阻止自己前进。哪怕是被那个人所用来威胁自己的,都宁愿自己的,也不想自己前去交换。

   是啊!自己所前去的目的,可不就是为了“交换”?

   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那个以活人血液为果汁的恶魔;那个死死抓住自己的弱点并步步紧闭的、缠绕于自己各处的噩梦。

   是怎么遇见的呢?好像一切就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他就是那么无奇、那么顺理成章的闯入自己的生活。将自己的一切,饶得鸡犬不宁,翻天覆地。

   雪苒,血染。自己一再嘲笑的名字,自己一直吐槽的女性化阴柔,现在却成为了自己的梦魇。

   好想睡一觉,一觉醒来眼前的一切就全部消失了。只是做了一场很恐怖的噩梦--只是噩梦太贴近真实,所以吓到了自己而已。如此而已。

   好困,瞌睡感一阵阵袭来,好像眼前也是昏黑的一片。眼皮重的像一座巍峨的大山,忍不住想要放下。

   不,不能闭眼。面前还有一只随时机会的吸血鬼,身后还有自己要保护的同伴,对面还有为了自己而被抓住,自己要拼尽全力营救的伙伴。自己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刻闭眼?

   “睡吧,一觉起来,全部都结束了。”

   耳边传来对面催眠的声音,本就沉重的眼皮现在更加沉重,步伐混乱,亦是已站不稳。可大脑却突然之间越发清明,警觉更加提高。

   “雪儿,快走!”

   “快走……”

   对了,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怎么可以安逸的睡觉呢?

   快起来!快醒醒!你不可以轻易放弃!你忘了那些无辜的同伴了吗?你忘了自己要誓死保护的话语了吗?快起来啊!

   可眼皮好重,腿好沉,好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武汉治癫痫病哪家正规  大脑紧张,时刻提醒自己应该清晰地了解此刻的情景;可身体的沉重却一直在催眠。眼睛,已经看不清前面的路了……

   “睡吧,一觉起来,什么都结束了。”

   耳边又传来一句温和的声音诱惑着自己,本单靠着最后的一丝警惕提起的精神又一次模糊不清,头脑越发晕眩。

   眼睛,还是闭上了。

   再警惕的神经,亦是撑不过身体的疲倦。最后一丝的清明,被眼前的黑暗所彻底代替。甘心沉沦。

  眼睛,还是闭上了。

   再警惕的神经,亦是撑不过身体的疲倦。最后一丝的清明,被眼前的黑暗所彻底代替。甘心沉沦。

   “雪儿,快醒醒,快醒醒……”

   “快起来啦!赖人!”

   “太阳晒着屁股了!”

   “怎么还没醒?都睡了三天了!”

   “还不怪你!好好说话不就得了?非要那样吓唬她!”

   “我,我又没说什么……”

   “还说!还敢说!”

   “我,我真觉得没什么……”

   “好了,兰儿姐,雪苒已经知错了,就别在逼他了。”

   “哎呀,不是我说他,你看看雪儿那样子,哎……”

   “我真不知道她怎么会那样……”

   “还说,还敢瞎说!要不是你一直模棱两可的让她过来,又不准我们告诉她,她至于吓成那样吗?”

   “我……”

   “你什么你!那种情况,就是我们,也会想歪,更何况雪儿的性子?”

   “我,我真不知道……”

   “好了,好了,别乱着雪儿,那样多不好~~”

   “就是,你们可以出去打一架。”一个雄浑的男声从门口传来,带着一股子憨厚的,“我做裁判。”

   “……”

   “我不想和那个‘母夜叉’打……”

   “嘿!你说谁?”

   “我什么也没说……”

   “呵,我今天还偏要打了!走!”

   …………呆愣,全部呆愣

   “那个,他们不会出事吧?”

   “应该,不会。”

   “可雪苒的功夫……”

   “放心,雪苒自认有愧,不会下重手的。”

   “可兰儿姐……我担心雪苒的脸……”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吗/p>

   “水……”

   “哎!雪儿醒了,快,水!”

   一名女子在听到声音的一霎那就赶快跑向桌边,现在已经平稳的端着一本温度正好的淡糖水过来。

   “来,慢点喝……”

   “雪儿姐,你可算是醒了!我们快担心死了……”

   “就是,雪儿姐,这次你可不要再这么沉睡下去了……”

   “雪儿姐,你想吃什么?”

   …………一片喧闹

   “谢谢大家,我暂时什么都不想吃。”

   “哦……”

   “那,雪儿姐……”

   “对,大家都在吗?”

   “恩,都在,都在。”

   “连懿儿也在?”

   “懿儿他,他也在。”

   “啊?到底怎么回事?懿儿他怎么了?”

   “雪儿,其实懿儿也是吸血鬼,还是等级很高的吸血鬼。”

   “就是就是,他一开始的失踪,是因为他回血族了呢……”

   “懿儿他,他,他如今在村子外面,守护着我们呢!”

   “放心,我们都在……”

   “恩,我还想再睡会,你们先去忙吧……”

   “好,好,那我们……”

   “雪儿!你醒了!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都可以!”

   “你个死吸血鬼,还敢跑!看我不将你打得你族人都认不出!”

   “嘿嘿,他们可不凭脸~雪儿我来了!”

   “……血苒?”躺着床上的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瘦骨嶙峋,衣服空荡荡的挂在身上。就连刚才和她说话的那几位都不敢轻易打扰,可雪苒却大声嚷嚷,一点都不怕打扰某人。

   “对了,就是我!怎么样了?”雪苒十分麻利的从窗户窜进来,英姿飒爽的一掀衣摆,忽视他破烂的衣料和满脸的青紫,倒是营造了一种华丽的背景。

   “……”雪儿记得,自末世开始后,雪苒就再也没有这么开朗过了。

   雪苒是吸血鬼贵族,一双澄清的碧蓝色眼眸,反射着洁净的天空。

   自己与他相遇的记忆已经不再清晰,可末世后他与自己一起保护其他的孤儿,他那干净透彻的眼睛慢慢添染了一些其他东西。

   尤其是被另一个比他地位高的吸血鬼强制喝过人血以后,他更是变得疯狂,更加喜怒无常。一双干净的、反射天空的碧蓝眸子,在人血的催化下,变成了恐怖的血红武汉治癫痫病的好医院都有哪些色,充满了暴虐的气息。

   这是这一世的记忆。而上一世更加恐怖。

   那时他是唯一的战斗力,每天身上都布满了伤口。那些鲜血不仅引来了丧尸,更引来了吸血鬼。

   吸血鬼一般不流血,他们以血为支撑,失血过多会导致死亡。

   可他不是,他每天都会有伤口,还会不停的流血。

   那些吸血鬼甚至逼迫他将自己的血液献上--作为忽视包括雪儿自己在内的人类的代价。

   后来他不知怎么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他将曾经侮辱他的人和鬼,都残忍的放尽全身血液,让他们失血而死。

   而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开始排斥他,可却无声的接受他的守护。

   直到他眼睛越变越红,红到了一种不可表述的颜色,他疯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

   而后所有人都为他陪葬。

   自己亲眼看见血族高层派那些亲王将他绞杀。

   直到自己莫名其妙的重生,尽量避开危险,不让他受伤。

   可人算不如天算,血族中,还是有人在自己没有想到的时刻,喂他喝下了人血。

   吸血鬼一旦喝下人血,眼睛会变成红色,程度越深,越不能控制。

   可他们一旦喝过人血,就会上瘾。

   雪苒一直压抑自己不喝,用其他动物代替,可他的掌控力越来越小,直到……

   雪苒彻底了纯真,眸子也不复曾经的干净透彻。发起狂连更是可怕,六亲不认,手段残忍……

   她曾以为万事不可逆转。所定下的轨迹,无法摆脱。

   所以在闭眼之前,她就已经了。若不是耳边那些不能作假的声音,自己恐怕不会再次醒来。

   好在,至少现在看来十分。

   末世不再,亲人团圆。

   哪怕这是幻境,也愿意沉溺。

   “雪儿,你怎么了?”

   耳边传来清晰的话语,扭头看去,一双淡红色的眼睛干净透彻。虽失去天空的澄清,但干净如初,透彻依然。

   “你……”

   “雪儿,告诉你个哦!”

   “恩?”

   “你们出去!我要和雪儿单独讲话!”

   “哼!走就走!”刚才和雪苒打得十分激烈,并把他弄得满身是灰的兰儿此刻冷哼一声,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人,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其他人也小心叮嘱一番后静静离开。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呢

   “雪儿,你还记得懿儿吗?”

   “懿儿?我记得。”

   “他是吸血鬼,你应该知道了吧?他等级比我还高,能从血族出来已是不易……”

   “我明白,你是在,为他求情?”

   “不是,他们知道他是吸血鬼,可他们却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真实身份?”

   “是,也是你的真实身份。”

   “我?”

   “恩。你的身份比我们都高。”

   “我……比你们……都高?”

   “对,你是血脉最纯净的圣女。十二年前血族长老卜算灾难,命你去圣地找‘往生石’,你带领懿儿一同前往。”

   “可你们找到后却因力量不足沉睡在了人类所存在的地区,并极有可能丧失了血族的能力和记忆。所以我就被派出寻找你们。”

   “可我根本不知道所谓圣女是什么样的,无意间遇见了你。”

   “后来末世爆发,血族亦不能幸免。”

   “最后我带着已恢复记忆的懿儿与你会合,可惜一切已晚。”

   “你觉醒血族天赋,可不能自控,险些爆体而亡。”

   “我们那时又被敌人追上,万般之下。我和懿儿用全身血脉画出阵法,开启‘往生石’的力量,送你回到一切未开始的时候--末世第一天。”

   “我们前世的记忆是你再次沉睡的时候恢复的,而此时末世还没有结束。”

   “‘往生石’已失去效用。血族与人类已经开始携手对抗。”

   “一切正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恩。一切都会变好。”

   “你看,一场灭世之灾,竟让两个互不的种族开始联手;而且这场灾后,会有更多空间用来发展,多有趣。”

   “……”雪儿认为,这货应该是在幸灾乐祸。可这样的话语确实是他今生所常用的,也是自己所的。

   “怎么了?很冷么?”

   “……”冷,真的很冷。这种平淡中充满讽刺的话语;这种刚才还一副“万物皆尘埃”,现在却十足的天真好欺的瞬间转变。如何不让人惊恐?

   “雪儿好好休息吧。尽管灭世之灾还未完结,但也不会存在多久了。不必担心。”

   “恩。”

   “一切有我。”

   “……”睡觉!

   “呵呵。”某个被压抑的低沉笑声传出,代表了某位的好。

上一篇:裴寂与李世民的关系

下一篇:有些东西是你真正想要的嘛?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